本月,位于美國俄亥俄州代頓市的“國際和平博物館”推出了一場展覽,聚焦美軍在越戰期間使用集束炸彈的情況。展覽通過照片、畫作和文物,集中展示了美軍在越戰戰場上、特別是在老撾遺留下的數十萬枚未引爆的集束炸彈和地雷給當地帶來的致命影響?!皣H和平博物館”執行主任凱文·凱利表示,集束炸彈在使用后的幾十年時間里殺害了大量平民,尤其是兒童?!皣H和平博物館”希望能夠借此次展覽,喚起人們對集束炸彈危害的認知,進而推動停止使用這種危害性極大的武器。

遇難者家屬:美軍集束炸彈炸死了我的父親


(資料圖)

1965年3月到1968年10月,美國對越南北部進行了代號為“滾雷行動”的大規模轟炸,共出動軍機30多萬架次,投下了超過百萬噸的炸彈。尤為不人道的是,美國在轟炸中多次使用了集束炸彈,給越南平民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在今天的《美國遺留 炸彈之痛》系列報道里,我們將走近美國集束炸彈的越南受害者。

趙克賢居住在越南河內,1967年,他的父親被美軍集束炸彈擊中身亡。

河內居民 趙克賢:一塊彈片直接打進了心臟,我父親就在那一年去世了。鄰居家還有一個人,事發時傳來了異常的警報,警報突然就響起來了,他正在村頭的花園里放牛,也被彈片擊中 ,就這樣也去世了。

當時的趙克賢僅有10歲,還在上學,父親的離世使全家人的生活瞬間陷入困境。

河內居民 趙克賢:我當時還是個學生,我的母親還不到30歲,因為集束炸彈,我失去了一位親人。那些年打仗的時候,我干一些農活,很慘,很困難,除了種地沒什么可做的。那個時候也不能做生意,生活被徹底顛覆了。全家人都經歷了很多磨難。

趙克賢還記得,當時的河內民兵曾經收集到一枚未爆炸的集束炸彈,并在公開場合展出,以提高居民的防范意識。

河內居民 趙克賢:集束炸彈有小船那么大,里面裝著許多拳頭大小的炸彈,然后小炸彈就隨意地落入湖中、池塘中、花園中,經過一年、兩年,甚至長達十年的時間,人們清理花園和池塘挖坑時,集束炸彈仍然會爆炸,殺人毀物。

趙克賢的另一位鄰居在轟炸過去十多年以后,在清理自家的池塘時不幸引爆了遺留的集束炸彈,經過三四年的治療才完全康復。據不完全統計,越戰期間,美軍在越南本土使用了約1500萬噸炸彈、地雷和炮彈,其中約80萬噸未爆炸,散落在越南近20%的國土范圍內。越方數據顯示,越戰結束后近50年間,遺留未爆炸彈已造成4萬多人死亡、6萬多人受傷。

河內居民 趙克賢:當時還成立了掃雷隊,他們去搜尋炸彈,還互相叮囑打掃花園的時候要小心,手要避免碰到危險的東西,鋤地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手上是否碰到硬物。即便沒碰到雷管,它也會爆炸的,那時候大家都很害怕。

作為受害者家屬,當趙克賢得知美國向俄烏戰場再次引入集束彈藥時,他表示,集束彈藥對平民的傷害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噩夢,他希望美國和北約國家不要重蹈覆轍。

河內居民 趙克賢:像這樣使用集束炸彈等殺傷性武器極大地影響了老百姓的生活。美國和一些北約國家提供集束彈藥是不可取的,最終受害的都是平民。

美軍轟炸親歷者:集束炸彈陰云一直籠罩

雖然越南戰爭結束已近半個世紀,但戰爭期間美軍在越南遺留的爆炸物,至今仍威脅著越南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對于當年美軍轟炸的親歷者來說,多年來集束炸彈的陰云一直籠罩在他們的頭頂,對戰爭的恐懼也轉化成他們對和平的渴望。

阮氏王今年69歲,是1967年和1972年美軍兩次轟炸河內的親歷者。戰爭給越南平民帶來巨大的生命財產損失,令她至今難忘。

河內居民 阮氏王:我家旁邊同一條路上緊挨著的兩個隔壁家庭,母親一家和孩子一家,十幾個人都因為炸彈落在了家中而死亡。炸彈沒有掉到我家,我家只是側面受到影響,所以我還活著。

除了常規炸彈外,美軍在轟炸中也投下了集束炸彈,阮氏王對此記憶猶新。

河內居民 阮氏王:那時我還是個孩子,從家里的地下室出來看到院子的角落里有一個炸彈,只有飯碗那么大,落在地窖里,很淺,不深。它把院子打掉了一兩塊磚。我看到院子的一頭有一個球,中間和另一頭各有一個球。

當時的阮氏王并不知道這是什么,但她的長輩就像躲瘟神一樣,把她帶離了現場。全家人被迫離開河內,到40公里以外避難。在那段時間里,集束炸彈的威脅始終籠罩在每個人的頭上。

河內居民 阮氏王:聽著遠處傳來的轟炸聲,我擔心河內的家,擔心我的親人朋友是否安好。我們只能睡稻草堆。但我知道,如果集束炸彈落下,它就會燒起來,我覺得太害怕了,害怕那種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保護自己的感覺。

轟炸結束后,阮氏王和其他河內居民回到家中,但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在后面幾十年的時間里,殘留的集束炸彈仍在不停地對平民造成傷害。

河內居民 阮氏王:在這個村莊,就在我居住的社區,我親眼看見兩個年輕人放牛時挖出一枚集束炸彈。炸彈因為敲擊發生爆炸,炸死了年輕人。還有兩名男子進池塘鏟泥挖溝,清理池塘水,也是觸碰了集束炸彈,因炸彈爆炸而身亡。

殘存的集束炸彈為數眾多,沒人敢再清理村里的水井,村里人撿到了殘存的集束炸彈,也都投進井中。天長日久,這口水井已經完全廢棄,在四五米的水下滿是集束炸彈,成為歷史的見證。

阮氏王為自己當年躲過美軍的轟炸而感到慶幸,但現在即便幾十年過去了,聽到飛機聲仍會心有余悸。

河內居民 阮氏王:聽到飛機的聲音是非??膳碌?。那個時候,當我聽到飛機的聲音時,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所以大家都說,只要能活著,連吃粥都幸福。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