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

發展好銀發經濟,既能提高老年人生活和生命質量,也是促進經濟發展、增進社會和諧的重要舉措。要堅持問題導向,著力解決老年助餐、失能照護等事項,推動銀發經濟實現規?;?、標準化、集群化、品牌化發展。

中國老齡科學研究中心近日發布的《中國老齡產業發展報告(2021—2022)》認為,2050年中國老年人口消費潛力或將達到406907億元,占GDP的比重攀升至12.2%,有望形成經濟發展新的增長點。而據復旦大學老齡研究院銀發經濟課題組此前預測,在人均消費水平中等增長速度背景下,2050年我國銀發經濟規模為49.9萬億元,占總消費比重的35.1%,占GDP比重的12.5%。

不同機構的研究方法和統計口徑或許有差異,但銀發經濟中所蘊含的巨大消費潛力顯然已是共識。先期老齡化國家的實踐經驗表明,銀發經濟是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有效舉措,是老齡化社會中最具活力、最有發展前途的經濟形態之一。僅以旅游為例,剛剛過去的暑期,銀發族的身影活躍在各大景區,在青山綠水間旅居康養也受到眾多老年人歡迎。據中國旅游研究院測算,“十四五”時期末,我國出游率較高、旅游消費較多的低齡健康老年人將超過1億人,老年旅游收入有望超過萬億元。

我國是世界上老年人口規模最大的國家,也是老齡化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2022年末,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28004萬人,占全國人口的19.8%;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20978萬人,占全國人口的14.9%。人口老齡化將是今后較長一段時期我國的基本國情。從2000年進入老齡化社會,到如今站在中度老齡化社會的門檻前,我國只用了20多年的時間。預計到2035年左右,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突破4億人,在總人口中的占比超過30%,進入重度老齡化階段。

長壽時代,銀發經濟是一片“藍?!?。當前,老年人需求結構正在從生存型向發展型轉變。對于低齡健康老年人來說,他們的可自由支配時間較多,許多人的身體狀態和心態依然保持年輕,在社交娛樂、精神文化、終身學習、健康管理、金融服務等方面有較多需求。而對高齡失能失智老人而言,生活照護、養老服務等則是重要剛需。不遠的將來,隨著“70后”“80后”群體步入老年,他們的消費理念、消費能力又將給銀發經濟帶來新的圖景。新時代的老年人,不但要“老有所養、老有所醫”,更可以“老有所為、老有所學、老有所樂”。發展好銀發經濟,既能提高老年人生活和生命質量,也能促進經濟發展、增進社會和諧。

近年來,在一系列政策支持下,我國銀發經濟取得了初步發展,越來越多的企業投身其中。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國內養老相關企業超40萬家,其中2018年以來新注冊企業占比超60%?!笆奈濉睍r期,我國還將規劃布局10個左右高水平的銀發經濟產業園區。但從目前看,產業發展仍舊總量不夠、結構不優、供需不平衡。

主要的問題,不在于需求不足或沒有需求,而是與老年人對用品和服務的巨大需求相比,與日益多樣化、個性化、多層次的消費意愿相比,供給的產品沒有及時跟進,質量和服務都有待提高,大量細分需求尚未得到重視和滿足,侵害老年消費者合法權益等現象時有發生。一些消極的“刻板印象”,弱化了對老年消費群體價值的認識和判斷。產品不“適老”、選擇少、不會用、維權難,讓許多老年消費者不得不“將就”,更談不上“講究”。特別是當老齡化遇上智能化,一邊艱難跨越“數字鴻溝”,一邊努力躲過“網絡陷阱”,成為很多老人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困境。

讓銀發經濟的消費潛力真正變成發展實力,關鍵是要堅持問題導向,多方共同發力。銀發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前提,是政府要強化?;?、兜底線的職能,健全可持續的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完善養老服務體系和健康服務體系,減少后顧之憂。老人“急難愁盼”的諸多“關鍵小事”,正是政策的發力點、市場的增長點。要著力解決老年助餐、失能照護等事項,對公共基礎設施、居家環境、交通出行、智能應用等加快適老化改造。完善要素支持,培育更多主體,推動銀發經濟實現規?;?、標準化、集群化、品牌化發展。同時,要加強市場監管,嚴厲打擊假冒偽劣、夸大宣傳等欺詐老年消費者的行為,營造安全放心的消費環境。(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熊麗)

關鍵詞: